第319章 只是变数
书名:我是真的尊老爱幼 作者:仙缘再续 本章字数:229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16:19:01

魔气!

南域巨头天魔岭的特有之物,具体由来不得而知,似乎与他们的炼器手段——天魔铸有关。

此气体诡异无比,可以影响人心智,亦可侵蚀肉身,仙域之中,无人能破解其中奥秘。

只有某些特定的法诀,可以勉强做到操控或剥离魔气。

归灵溯阵诀,便是其中之一。

先前在帝山之巅大战时,徐越也曾用此术,破了魔姽的魔气侵蚀之法,为地底布阵的齐缘争取了时间。

但这如今的秘境中,怎么也会有如此浓郁的魔气!

徐越惊疑,一边维持着归灵溯阵诀,一边赶忙朝储物袋里看去。

只一眼,他便发现了魔气的由来。

此时,那三张毫无生机的魔皮,正死死贴在袋中的一个物品之上,这阵阵魔气,就是从那上面散发出来的!

“咦,这东西是!”

徐越一滞,急忙将三张魔皮扯开,随后看着那自己几乎忘记,遗落在储物袋角落的黝黑法器,回忆起了一切。

当初,徐越初到倚帝山时,曾乘坐古船,横渡不渡林。

在船上,帝山弟子与外宗修士发生了冲突,激动之余,各宗修士纷纷拿出仙金神材,灵药法器作为赌注,双方约定,谁在不渡林上空坚持的时间长,谁就能赢得这些东西。

最后,徐越阴差阳错拿了第一,这些赌注也在掌船使杜源的撮合下,全部归了徐越所有。

其中,就包括这件天魔岭修士拿出的魔器。

虽然后来,徐越为了不引人注目,主动将绝大部分赌注归还,又把剩下的几样东西,赠与了铁颅宗的头铁三兄弟。

但唯独这件魔器,被他有意识的留了下来!

因为当时,初入因果一道的徐越就冥冥之中有所感应,不久的将来,他可能会用到这东西。

如今看来,就是现在了。

“可恶,我早该想到的!”

徐越愤然,一拳砸在石质门框上,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其轰成了粉末,吓得一旁的柳运虎躯一震。

为什么毫无活性的魔影,在归灵溯阵诀的影响下,会主动贴近这散着魔气的魔器!

因为魔影,本身也是天魔岭的产物!

徐越早就听说,天魔岭中有一秘法,可以将人的魂魄拘禁出来,融于一种用诡异材料制成的躯壳之中。

这样的躯壳,虽不人不鬼,但力量极强,速度极快,而且无惧疼痛,再加上修士的魂魄主导,可以说,是一件完美的战争机器!

如今想来,先前闯入徐越识海的消瘦男子,不正是这种情况吗?

魔影魔影,就连系统,都提醒了徐越好几次了。

仙域之中,只有天魔岭这个南岭巨头,与魔这个字,瓜葛最深!

徐越又不禁想到,几天前,自己循着那条峡谷搜寻线索,遇到的那名已经身死的倚帝山凝体境弟子。

他死前的模样,历历在目。

大拇指竭力朝上指天,并用最后的鲜血,写下一个魔字,而身死之地,也是在一座山岭之巅。

不就是提醒同门,敌人是天魔岭吗!

徐越一叹,深吸了一口气后,稍稍平复情绪,头也不回地问道:“此秘境在哪儿发现的?”

柳运猛地回神,急忙答道:“在西部区域发现的,毗邻天魔岭边境!”

“你们啊,唉。”

徐越抬头,看了眼阴沉的天空,总觉得有一张魔鬼的笑脸,在对着自己微笑。

“那个……徐大人,敌人,是否是天魔岭?”柳运想了想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他不傻,甚至身为候补帝子,智商以及判断力都是极为出色的。

倚帝山与天魔岭交恶已久,双方大大小小的战斗发生过数十次,那诡异的魔气,柳运也自然见过!

如今被徐越机缘巧合地抓了出来,足以说明一切了。

“还好意思问我,你们倚帝山应该比我更了解天魔岭,遇到这魔影,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吗?”徐越皱眉道。

“回禀徐大人,天魔岭虽与帝山连年征战,我们也知道对方有一种炼制躯体的秘术,可……可曾经天魔岭的修士,都是以另一种形态出现的,这魔影,是真的从未见……”

柳运说着说着,就看到了徐越冰冷的目光,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后,再也无法说下去了。

确实,不管之前有没有见过这类魔影,倚帝山没能洞悉局势,亦没有关于敌人的情报,这便已经算是重大的罪过。

“徐大人,弟子知错。”柳运惭愧地拜道。

徐越收起了他那冰冷的目光,摇头道:“现在可以推断,整个秘境,都只是天魔岭的一个陷阱,你们倚帝山的一切布置和安排,都已被推翻,无法成立了。”

柳运无言,失落地点了点头。

而徐越则话锋一转,面色变得更加严肃,道:“至于敌人,我估计,有四个巨头以上。”

“四、四、四个巨头!?”

徐越的话语落进柳运耳中,如同惊雷,把他炸的外焦里嫩。

“徐大人,现在不是只确定了天魔岭一个敌人吗!为何说……”

徐越抬手将其打断,沉声道:“帝山山巅之战,你既然全程看了,就应该知道,对我出手的人有哪些!”

徐越一边说,一边朝着小树林外走去:“我很明确地告诉你,我与天魔岭的魔姽并无仇怨,但她却在一开始,就加入了对我的围杀!”

柳运不由想到了那场旷世大战,牧天神宗,帝妖门,泰宗,平天居,海天城,以及天魔岭,都出手了!

更何况,一旁还有虎视眈眈的荒古姜家和青元仙国!

这是多少个巨头了?

其中,又有几个是出于私怨,几个是出于阴谋!

回神间,徐越已经渐渐走远,柳运用力晃了晃脑袋,急忙跟上。

“所以说,他们几个宗门应该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确立了同盟关系!而这一次的行动,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我,而是倚帝山!”

“我,只是变数。”

徐越脚步加快,转眼间就来到了树林外,等了两息,柳运才拖着虚弱不堪的身体追来。

“走吧,此地的守卫已被我斩杀,不宜久留,还是先回山洞,再从长计议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